经脉断了

- 编辑:admin -

经脉断了

“离开王宫去历练,肯定会遭到王后派出的杀手的刺杀。我现在羽翼未丰,一旦离开王宫,失去了云武郡王的庇护,那就是死路一条。对了,王宫里面也可以历练,未必就一定要出宫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心头一动,想到了王山。
 
    王族在王山中圈养了大量蛮兽,绝大多数都是一阶蛮兽,也有极少的几只二阶蛮兽,正好适合张若尘现在去历练。
 
    与蛮兽战斗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,将龙象般若掌第三掌修炼成功。
 
    张若尘在时空晶石的内空间中修炼了二十五天,外界也才过去八、九天而已。
 
    张若尘刚刚推门走出去,就看见云儿等在外面。
 
    “殿下,阿乐的伤势已经痊愈,就连断掉的手骨和脚骨也重新续接上,可是他却整天都坐在石梯上发呆,或者是在地上画人像,就像是傻了一样。”云儿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叹息了一声,觉得有些可惜,道:“既然他的伤势已经痊愈,便给他两百枚银币,送他离开。能不能走出困境,只能看他自己的意志,别人根本帮不了他。”
 
    “既然如此,那我现在就送他离开。”云儿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看着离去的云儿,脸上露出沉思的神色,将要离去的云儿叫住,道:“等一下,带我去见一见他。”
 
    云儿露出一丝喜色,立即点了点头,带着张若尘向着阿乐居住的别院走去。
 
    正如云儿所说,阿乐果然呆滞的坐在石阶上,手中拿着一根竹枝,在地上画着林泞姗的人像。
 
    画完一幅,又画第二幅。
 
    只不过,他的眼神空洞无神,完全是凭借着一种本能在画。
 
    即便是张若尘走到他的面前,他也没有抬头看一眼。
 
    张若尘盯着坐在石阶上的那一个少年,道:“你的剑呢?”
 
    阿乐依旧在地上画人像,嘴里发出喃喃的声音,道:“我的经脉以断,已经提不起来剑了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经脉断了,人也废了?”
 
    “经脉断了,人自然也废了。”阿乐呆滞的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既然是废人,那你是哪里来的力气在这里画人像?哪怕是全身瘫痪,不能下地的伤者,只要有一颗上进之心,也肯定会有所作为。像你这样,有手有脚,却自甘堕落的人,才是真正的废人。”
 
    阿乐的声音变得有些沉厚,咬着牙齿,道:“我没有自甘堕落,我没有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像,道:“为了一个女人,居然变成一个废人,看来我以前是高估你了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走过去,一脚踩在地上的那一幅林泞姗的人像上面,猛地移脚,地上的人像便面目全非。
 
    阿乐的眼睛变得有些发红,双目圆瞪,道:“你干什么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她没有将你当人,你却将她当神。你连废物都不如?”
 
    “若我不是欠你两条命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阿乐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笑道:“哈哈!就凭你这废物?再修炼十年,也不是我的对手。”
 
    “我不是废物!”
 
    阿乐大吼一声,一股真气从体内涌出,充盈到手中的竹枝,向着张若尘的心口刺去。
 
    原本柔软易断的竹枝,在真气的支撑下,变得比一般的铁剑还要尖锐。
 
    “嘭!”
 
    张若尘一掌拍出去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